記2020

記2020

(2021第一場雪, 柏林)

3秒版本:2020 宅力再度提升。
5秒版本:#遠距面試與工作 #寫作 #冥想
3500字版本:

一年前的這個時候,大家期盼著2020這個年度,光是附誦幾次就覺得好像魔法般會帶來好運。不知道為什麼當初心裡覺得2020年是比2000年更充滿力量的一年。現在回頭看,大概就是寫好的wish list被揉成一團,然後在你面前被燒毀,灰燼也被丟到不知道哪裡去的遠方。一切像是在嘲笑人類的渺小,像是在說怎麼這麼天真。

2020的最後一天,柏林依舊實施著lock down,酒精販售到下午兩點,嚴格禁止大家聚會及施放煙火。我跟Sam在客廳桌子拼著買來的樂高玩具,窗外從11點就開始有零星的煙火施放著,顯然大家也是沒有在管柏林政府的公告。臉書上的柏林社團,放著好幾張警察在街口值班的照片。外面的天氣大概2度,為了管制大家在跨年夜的活動,這些員警必須放下與家人相處的時間,在寒冷的夜巡邏。

擔任柏林的警察在平日就已經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每個禮拜都有不同主題的遊行,總是需要大量人力在場注意安全以及維護秩序。城市的運輸量也很可觀,從歐洲各個城市經由鐵路、航空、自駕來到這裡的旅客,背景不同,來到城市的目的也不相同。柏林的大麻也是游移在邊緣,某些地鐵站也是許多柏林人心照不選的交易點。走過亞歷山大廣場也時常看到配槍的員警在巡邏。除了城市人口組成相對其他城市年輕,所帶來的瘋狂與躁動,也包含柏林是當前德國的首都。因此,柏林的警察是一個能相對輕鬆意識到的存在。是好,也不太好。

||如果Covid在台灣也爆發了,現在在街上加班巡邏的,就會是在台灣當警察的表弟跟國小跟高中同學了。

我希望不。

住在歐洲,大家時常把文化衝擊(culture shock)放在嘴邊,大家一般提到的大概是飲食差異、語言意境的差異。而在COVID期間,無法忽視的文化衝擊則是”自由主義“在生命當中的優先順序。當2020年1月從台灣回來,我跟Sam就持續的關注COVID的新聞,當歐洲的新聞都還只是把這個歸類到流感的疾病的時候,家裡已經有存放了一些口罩跟消毒用品,相信其他旅歐的亞洲人也是如此。大家心裡面的陰影,是來自過去SARS的經驗,大家都寧可自己過分準備了。

自由意志主義(Libertarianism):主張把人的政治自由及自主權最大化,並強調選擇自由、自由結社、個人判斷的重要性。儘管大多自由意志主義者會對政治權威及國家公權力持懷疑態度,但他們對於該反對哪些既有經濟及政治制度存有內部分歧。各個自由意志主義學派對於公權力及私權力的合法職能存有不同看法,不過他們往往會要求限制或廢除具有強制性的社會制度。(引用wiki: https://zh.wikipedia.org/wiki/自由意志主義 )

自由意志在歐洲這個文化體當中,在這次的防疫期間更是發揮到極致。找到機會便上街集會,要求政府不要再要求大家戴口罩,要求政府不要再限制大家集會。一方面心裡覺得這些人怎麼只顧著自己的自由,一方面也是必須認清,自由意志的追求不也是大家來到歐洲一部分的原因嗎?一件事情的正與反,是無法彼此割捨的。

寫到這裡,還沒開始寫起去年習得了什麼新的生活習慣。腦子裡的記憶,的確跟2020一樣混亂,需要倒出來好好整理。

# 遠端面試與工作

遠端協作、遠端溝通對於我來說並不是一個陌生的名詞,在2020之前,不乏與其他人合作專案、線上開會的經驗。從3月底到12月之間,這段待在家的日子,則是以更深刻的方式體會了遠端合作。包含歷經了遠端面試、線上的onboard、以及與商業思維學院的小組跨時區的密切協作。

由於這一段不小心寫了2000多字,於是我就重構出去了這一篇:
(點圖片另開分頁閱讀)

# 寫作

另一項在這一年無心插柳的技能大概就是寫作了。從來沒有想過會把寫作放在年度總結裡面,但是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把手上的手記、鐵人賽文章、近期寫的第二本書稿加起來,竟然也有11萬多字。分佈大概是:手記2萬字,中文夾雜;鐵人賽8萬多字,中文;書稿1萬字,英文。覺得還是蠻驚人的里程碑!!

  • 重點:先寫下來再說

去年買了一堆寫作的書,其中一本”welcome to the writer’s life”,裡面第一章寫說開始寫,不管你現在想寫的是什麼。後來我就把那本書放回去書櫃了。

2020的手記是在柏林誠品*買的一本自然花草風格的本子,大概是可以把自己行事曆寫上去的那種,原本的目的是要每天寫個30字當日感想。但我沒有很好的使用習慣,使得每次打開手記都已經是週六或週日了。甚至有一次打開,跟上一次的書寫時間已經間隔了三個月。

開始寫。就是這一句讓我每一次打開本子就直接開始寫,捨棄責備自己為什麼忘記寫的心態。每次寫一寫就發現不知不覺就到睡覺時間了。手記裡面裝的東西除了有當年度想完成的事情,有時候紀錄一下唐綺陽的當月運勢,有時候也是寫當下的心情,可能是期待、煩惱、也可能是一些想不透的事情。

沒有目的的書寫,回頭來看倒是有一種紓壓的作用。沒有人會去苛責你中文跟英文混在一起,那就是當下腦袋的狀態。寫下來,也提供自己整理,重整的機會。過一段時間回來看,開心的回憶會轉變成感恩與珍惜,難過或者是挑戰則是會轉變成養分,時間真的是神奇的魔法師。

過了一年,看來是該打開放在書櫃的那本寫作書來讀看看第二章寫什麼了:)

(左邊:2020手記;右邊:只讀了第一章節的寫作工具書)

*註,柏林沒有誠品,只有Dussmann das KulturKaufhaus。因為它是跟誠品很像的綜合性書店,裡面有書、禮品、CD、也有少數文青生活用品。是柏林少數營業時間開到深夜,且週日也開的書店。

  • 重點:文章永遠都不完美

ithome的鐵人賽,是技術社群每年都有的一場活動,由ithome主辦,參與者會在連續30天內發佈30篇文章。對於我來說,上台講研討會是相對簡單的事,但是寫部落格有一種莫名的恐懼。好幾篇文章從2015開始寫草稿,然後就不曾完成過,更別說要連續30天寫30篇了。

這次因為前同事們的邀約,一起把鐵人賽挑戰完畢。好幾次想提早寫完,存檔讓後面幾天的自己輕鬆一些。然而恐懼感轉變成拖延症,總是當天才把稿件寫到一個完整度,壓線送出。

連續30天強迫把文章放上去之後,好像人生也沒有因此而發生什麼憾事。反而因此有幾個讀者聯繫說想看什麼樣的內容,以及該專欄帶給他們什麼樣的啟發跟新的想法。如果不發佈上去,大概永遠就0個讀者吧。

決定把2021的寫作金句從”先寫下來再說”改成“先發佈再說”。

  • 重點:不需要把壓力都放在自己肩上

2019年底跟其他MVP(Microsoft Most Valuable Professional)合著了人生的第一本技術類英文書,2020年也有其他MVP邀約一起寫第二本,於是第二本書的寫稿旅程也就此展開。合作的作者數量從16人降到4人,負責的章節內容也從1章/全書17章變成2.5章/全書9章,也因為如此,覺得落在肩上的責任又更大了。

即便是第二次撰寫英文書稿了,但是在書寫的時候,總是可以感覺到自己英文字彙的貧脊。還沒交稿件的時候,很擔心其他合著作者會覺得我的英文不通順,或是語境沒有掌握得很好。

換個方式,把煩惱的時間拿去思考,例如說:什麼樣的內容是可以最幫助到讀者的?或是什麼樣的呈現方式對於讀者來說是最好學習?要在什麼時候再度複習這個章節的重要概念等等。這樣其實對於作品的完成度可以更提高。而英文寫作的順暢度,跟其他一起合作的英文母語者一起溝通,像是pair programming一樣,是可以在團隊當中學習的。

把這些煩惱都塞在自己的腦袋裡的時候,不僅寫不出東西,這些恐懼還常常跟夜色融為一起,彷彿催狂魔到來一般,讓人無法呼吸。

回頭看看上面三點不難發現,自己常常是寫作的過程最大的心魔,在別人還沒看到作品,連評語都還沒出現的時候,就已經把自己嚇到躲在衣櫥裡了。等到內容交出去之後,才察覺世界很開闊,但怎麼沒想說一開始就放開手好好做呢? 🙂

# 冥想

2020的lockdown對於很多人來說是難過的一年,不僅僅是活動空間受到拘束、無法到處踏青,連帶的心理上也生病了。人類是群居的動物,也是社交的動物。在這之前,大概是沒有體認過,原來和另外一個人面對面相處、和廣闊的大自然相處,是可以帶來多少能量。即便家裡頭有Sam、小貓跟幾盆植物,家裏待久了也很想念可以四處旅行的日子。

在4月的時候Nelly介紹冥想21天的引導練習,於是就跟著一腳踏入冥想的世界了。本該是連續21天的練習,本著懶散的劣根性,做六七天休息一天的練習。完成了一個循環後也連續做了兩個循環,然後就保持著這樣的習慣到現在。

(圖片來源:rachaelrayshow)

||我把冥想練習的spotify播放清單連同最近在聽的Lebron James的冥想課清單一起放在文章後面。需要的朋友可以自己去試看看喔。

從一開始覺得冥想就是坐著發呆,到練習幾個月之後,逐漸地能夠透過冥想放鬆自己。當說到冥想,腦海中可以馬上聯想到“放鬆、冷靜以及重整”。透過專注在觀察自己身心當下的狀態,像是情緒、煩惱、雜念等等,發現原來平時心裡頭有這麼多念頭同時干擾著自己在做決定。因為對於自身的感知放大了,對於外在世界欲加在身上的聲音也會相對減小。這樣的平靜在這一年,幫助我度過了幾個原本覺得會過度緊張或者過度焦慮的關卡。

生活上的正向習慣,是會一個帶動另一個習慣的養成。因為對自身的感受度提升了,也能更快意識到身體上的不適,例如水的攝取、久坐後需要的伸展、或是心理上現在是因為什麼樣的原因感受到負面的情緒起伏等等。這些事情是以往會因為忙碌而錯過的事情,如今透過這些感知,更快速地察覺到自己的狀態,更在乎當下。

專注於當下的生活,連帶著讓生活的幸福度上升許多。包含跟朋友、跟伴侶的相處,更深度的對話,花時間去了解彼此的需求,聽聽在生活上發生的事情,讓雙方的想法都能夠有機會提出跟被了解。依照Mei的說法,讓自己跟朋友或者伴侶更同步(syncronization)了。

特別是在年底,柏林的冬天是寒冷且夜長的,有一群好朋友可以相互打擾,是再溫暖不過的事。這年過去,大家都體認到許多事情真的急切不了,也不是煩惱就能夠解決。透過好好的跟身邊的人相處,好好的專注在手上要做的事情,不知不覺漫長的日子一天一天過去了,心裡依舊能夠感受到平靜、舒適。

寫到這裡的時候,柏林剛好飄起了今年的第一場雪,現在的生活跟羅蘭的<<好長的冬天>>好相似,這個冬天就像是過不完一般漫長,然而2021也在這時候到來了。

# 結尾

談論起新的一年,最喜歡的是一位葡萄牙朋友在歐洲剛跨完年的時候,發的動態:”嗨,在美國的朋友,跟你說,2021也沒有你想得這麼不同。來自2021的問候。“ 

對於許多人來說,新年的到來也許象徵著一種救贖,或者我們讓自己相信,新的一年會有新的轉機,過去一年的無聊、無助、慌張、焦慮、緊張等等的情緒,都可以跟著新年的到來跟著翻頁。

2021帶給你的想像又是什麼呢,你想在這一年做些什麼呢?

(圖片來源:readingrockets)

||想看更多

MLOps 新聞室 https://t.me/MLOps_News
* 關於MLOps 與 ML solution architect
* 中文、英文內容

歐洲碼農的新手村任務 https://ppt.cc/f5fuox
* 第12屆 iT 邦幫忙鐵人賽系列文章
* 海外求職、工程師個人品牌

#推薦閱讀/觀看

1. 給想要從警察視角了解歐洲生活的朋友:

1.1 Police | Berlinale Special 2020

1.2 柏林犬 Dogs of Berlin | Netflix

2. 2020 world news, 給錯過去年大事的朋友:

3. meditation, 給想要練習冥想的朋友:

3.1 豐盛冥想21天

3.2 Lebron James on Calm App

Leave a Reply